29円

人生虽短 爱很绵长

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春水初生

执明收到莫澜密信时,正在书房里坐着抓耳挠腮地想一会儿又该找个什么由头去向煦台看看。待到看完密信,整个人像个木头桩子,动也不动一下,密信字迹险些被晕花。小胖刚想着莫郡主的密信怕是有毒,王上这情形莫不是中了邪?就见执明“蹭”地起身便往向煦台的方向去了。
半月前,仲堃仪挑唆开阳残部和他十万大军联合,与天权瑶光大战了一场,双方损失皆是惨重。仲堃仪带着所剩的三万军不知又躲去何处,循着蛛丝马迹也未必找不到,只是慕容离战场上为执明挡了一剑,创口虽小,剑伤却深,所幸未伤及肺腑。
执明当下便决定带慕容离回天权休养,只是得知人无大碍后也仍是没什么好脸色,每天自认高明地找个理由去向煦台看上一看,今天是看羽琼花掉了几片花瓣,明天是关照向煦台的鱼瘦了没有。慕容离一向哄他惯了,也并不戳穿。
方夜老远就看见执明在宫门口犹疑不定,便进屋向慕容离禀告,“国主,那执明国主又来了,只是今日怪得很,已在门口徘徊许久了。”
正说着,就见执明磨蹭进来,“方夜你先退下吧,本王…本王有事要对…慕容国主说。”
慕容离许久未见他这幅磕磕巴巴的样子,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觉得有些好笑,又实在想不出何事能让他如此,又有些心慌。他不知道的是,执明比他要慌上千万倍。
执明眼一闭,心一横,对着慕容离作揖道,“阿离,本王…本王…我…我从前错怪阿离,都是我的错,待阿离不好,叫阿离受了委屈…如何罚我都是应当…只是我…”
等了半天也不见慕容离有何反应,仍是半低着头不露喜怒,执明心中焦躁不安又不敢显露半分,险些把袖口攒的金线都抠出来。
正暗自煎熬惶恐,只听慕容离轻轻笑了,“王上怎么能自称我呢…”

——————————————
睡前脑洞,没有巧合,也没校对
养伤的时候没人管瑶光,就是这样🙂

宁为他跌入红尘,做个有痛觉的人

【执明&慕容离】只是多管闲事转述结局而已

清风明月花间醉:

执明&慕容离  


作为一个喜欢这个故事的人,多管闲事一回,帮同样也想看完执明与阿离之间的故事的看官,整理一下执明与慕容离的结局,提前讲完这个故事的一部分,还原这个故事原本的模样。


故事的呈现形式不单只有影视剧,觉得这个故事只能由影视剧呈现的可以自行右上角了。


单论故事,不上升任何真人,包括演员,制作方。


非要diss角色与故事作者,我横竖也管不了你的想法和行为,我只管写出来这个。


引用的私聊已得剧本兼小说作者的许可。


个人理解部分结合小说与影视剧。


【一】结局 


1、执明——得了天下


作者:设定就是执明得了天下,因为他是所有人之中唯一一个具有赤子心性的人,况且他还有天时地利人和。


虽然执明最后得到了天下,但他并不会因此而开心。


2、慕容离——素影孤


作者:他会在孤独的在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地方。


其实应该是执明找不到阿离了,虽然并不遥远。


也不是故意躲着,阿离其实没有办法一直待在执明的宫里啊,那样他的内心永远不可能安宁,因为随时都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


个人理解:


执明和阿离的结局,算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HE或者BE无法判定。毕竟在我个人眼里,只要活着,就有再见的可能,能否真的再见就取决于各位同人作者了。


联系第一季可以发现,在被删减的月下谈心一段中,阿离有想过做一个隐于世间的乐师。有可能是一个伏笔,暗示了阿离的具体结局。


【二】重要情节 


1、天权是否内乱了


作者:当然没有,一个国家要发生内乱,肯定内部外部都有问题,天权不缺吃喝,没有苛捐杂税,执明没有兄弟,莫澜又不贪慕权势,谁去煽动内乱?


执明混吃等死那么多年不也没有乱。


2、慕容离在故事中是否有复国


作者:没有复国,阿离不会想要这个天下,但是一定要再找一个人做天下共主,他一定希望是执明。


3、执明和阿离是否反目了


作者:反正我没有设定过他们两个要反目成仇。


4、是否有开阳崛起


作者:开篇就说过了开阳归了天枢,玉衡归了天玑,瑶光被天璇灭了,三个小国本身就已经不存在了。


5、太傅是否会死并对天权带来影响


作者:太傅看着两个熊孩子长大都没有被气死哪能轻易扑街?而且太傅的死对设定的故事线也起不到转折的作用。


个人理解:


所有的答案可以说都在意料之中,从阿离的人设来看,他没有复国的理由,也没有和执明反目的理由,至于天权也没有内乱的条件(其实我很想吐槽,内忧除了没有王后还有啥,外患除了昱照山倒了还能是啥)至于太傅,没死就更别说有什么影响了。


开阳蛰伏的问题,他不是遖宿那种与世隔绝的国,而是在天枢眼皮底下看着的一块土地。重点是在中国古代,造反一旦告密成功是可以封侯的,别提有多少好事之人天天盯着呢。


【三】细节、情感、人设 


1、莫澜的身份有没有秘密(小说提到是将军之子)


作者:倒不是什么秘密,他的人设和执明是一卦的。


2、阿离在天权呆了多久


作者:大概是三年左右,十七八岁亡国,辗转几个月后遇到莫澜,就去了天权。


3、阿离和执明之间的情感


(个人提示:人与人之间情感很复杂,不能一概而论是哪种感情,敲章请去同人中再自由的衍生)


作者:阿离在执明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至少希望他能够安稳。而执明向往的是阿离无欲无求的生活,所以不管阿离愿不愿意,他就要给阿离最好的东西。就是两个人呈现给对方的,刚好是互相是两个人自己期望看到的那一面。


4、阿离的内心变化


作者:他经历过了国破家亡之后,会略自闭,他的怨恨是对全天下的怨恨。


他那时就是那种自己不开心,谁也别想开心的死孩子,但是后来在执明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所以内心产生了变化。


5、天权朝堂上文臣武将群演的平衡的是否是巧合


作者:天权设定就是啥都不缺。


6、执明会不会武功


作者:执明最多也就骑马打个猎


7、执明性格总结


作者:纨绔子弟,放风筝那里没有不把人命当回事,只是细节被剪掉了。


泼太傅水是因为他觉得好玩,亡国言论是因为他不想争天下,堵太傅的。


执明是不想有作为,又不是真智障,装傻和真傻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执明是太傅的学生,太傅也不会觉得他是真废柴的。


执明想法就是可以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


8、执明的性格会不会偷偷去寻阿离


作者:执明的性格显然是要赌气先傲娇一阵,都掏心掏肺了,阿离还是说走就走,执明又不是属狗的,立刻汪汪汪去追。


9、阿离走的原因是因为什么


作者:因为天下已经乱了,留在天权,不会有更大的作为,而且就是因为念着执明一直对他很好,所以才会想办法保住执明赤子之心不被乱世浸染。


10、如果争天下,执明会以何种形式


作者:不会立即就披挂上阵,他有钱呀,很多事情花钱就能办到,而且他是聪明人。


11、这个问题小伙伴没截图


作者:他不觉得阿离会对他下狠手,所以很多事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四】补充 


1、只出现在预告中的执离台词


慕容离:天下已乱,你还在这里混吃等死,难道真的要等到兵临城下吗


2、血玉发笄


执明亲手磨出来的,在小说补全的描述的细节中,阿离有用它来绾发。


3、公孙并未被阿离杀害


作者说在第一季结束的时间点,公孙还未死亡。


4、搬一个来自@朝岁无忧_泥石流二群 的细节分析


朝岁无忧:我本以为阿离是对执明的贪玩生气,但是之前回来看见执明在斗羊,也没见他生气。之后看过小说知道百英玉露和七花瑶草的梗,想起了朱戬某次直播里提到混吃等死那场戏。里面执明的台词是“我明天带你去莫澜的行宫里玩,他那里有百英玉露可好喝了。”然后阿离才说“天下已乱,那还在这儿混吃等死,难道要等到兵临城下吗?”所以结合小说,我觉得重点词应该在“百英玉露”,执明贪玩阿离是知道的,但应该是执明提到这个东西,让阿离想起了灭国了的瑶光,态度才会突然转变,因为担心执明会成为第二个自己。




看到这里的各位,请尽量转载或者点一下推荐。
希望能有更多想听完这个故事的人,能看到原版的结局。
感激不尽

小说版阿离出场cut(完)

未央*沙眠:

*致敬编剧姐姐


*刷屏结束


*小说里阿离对执明真的是宠溺了,这颗糖我吃:)


[两封信]


公孙钤刚走下台阶,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定神一看竟是庚辰。


他以下微惊,手已按到了佩剑上。


庚辰只是微微一笑,抱拳道:“公孙先生不必惊慌。”


“你是何人?”公孙钤握紧了剑柄,沉声问道。


庚辰向他伸出手摊开来,手心里是两颗黑白棋子,“先生可识得?”


公孙钤略一迟疑,握剑的手稍微松了松,却道:“你有何事?”


“主子得知您即将出使天玑,担心会有意外,便命小人暗中潜入天玑王城以作策应。”庚辰也不绕弯子,直接说明了来意,“在下已探到消息,齐将军,兴许已经带着人往这里来了。还请公孙大人速离此地。不过,您似乎已有万全之策,倒是在下冒犯了。”


“多谢。”公孙钤此时方才是松了口气,他对庚辰点头道:“替我与慕容传信,让他自己保重。”


庚辰没有答话,一闪身没入了黑暗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


齐之侃正坐在书房内对着一本空白的奏折沉思,砚台里的墨已有些干涸。


他听到窗格发出一声轻响,抬头就见到一身劲装的庚寅站在离自己不过一丈远的地方。他下意识的抄起案几旁的剑,眨眼间利剑已然出鞘。


庚寅则是不慌不忙的抱拳示礼,“见过将军,在下是替主人来送信的。”


“什么信?”齐之侃冷冷问道。


“将军该识得此物吧。”庚寅笑了笑,拿出一枚信管冲齐之侃晃了晃,又抛了给他。


齐之侃接过那信管一看,眉头即时就皱了起来,“以往的鸽书是你传递的?你主子是谁?”


庚寅正色回了他三个字,“慕容离。”


“慕容……离?”齐之侃倒是愣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未想到会在此时此刻听到这个名字。“将军莫非不记得我家主人了?”


齐之侃自嘲的一笑,收剑归鞘、摇头道:“慕容乐师,还当真是出乎我意料啊。”


庚寅不再多话,从怀中取出蜡封的信件,上前两步递给齐之侃,“在下此次依然是来送信的。”


“慕容乐师现在何处?”齐之侃接过信,展开来一边看一边问道。


“天权国,兰台令。”


“兰台令?”齐之侃再度吃惊,无法将慕容离与这个官职联系起来,“慕容乐师现在是天权的兰台令?”


“正是。”庚寅点头。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齐之侃叹了一声,认真看起信来。庚寅垂头不语,齐之侃展开信纸浏览。


信上的字迹秀丽却不失劲挺,所谓一字见心,这倒不似出自寻常乐师之手:“齐将军,别来无恙否?王城一别年余,如今却大有物事非之感,不禁时常感叹人生际遇之奇巧……修书与将军,只因仰慕将军风姿,机缘巧合令在下窥得天玑近况。不愿将军受小人排挤、暗算,数次传信与将军,唐突之处,还望见谅。国师为人令在下不齿,还望将军小心提防……”


慕容离在信中细述了当日木若华邀他宴饮之事,将其如何以国师的高位遣了人将自己“请”去酒楼,席间又是如何的言辞失礼之处一一说明,更道出因为莫澜替自己解围,左右没有去处,便随他去了天权。


齐之侃看完,将信件叠起,这才抬头看向庚寅,“慕容乐,慕容先生在天权可好?”


“劳将军记挂,我家主人一切都好。”庚寅拱了拱,语调缓了下来。


“信我收下了,”齐之侃扬了扬手中的信,“请转告慕容先生,多谢他的好意了。”


庚寅躬身行礼,道了声,“在下告退。”




[血玉]


午后和暖的风撩起轻纱幔帐,庚辰进来的时候,看到慕容离倚了在窗台旁的矮几边,一手支着头,似乎是睡着了,他略一迟疑便后退两步,不忍扰了他片刻的安静。


慕容离听到动静,却是睁开了眼。


“属下带回来一封信,”庚辰见状也不多言,上前两步,拿出信函递到他面前,“此行还算顺利。”慕容离拆了信函,一边看一边问道:“你这次见到毓埥了?”


“见到了,遖宿王接到您的信,看起来仿佛挺开心。”庚辰想了想才回禀道。


“仿佛?”慕容离抬眸看看庚辰,对于他的这个形容很在意,“那你是觉得他并不是真高兴?”


“这个属下说不上来,”庚辰摇了摇头,仅仅只是感觉的事,他不会贸然下定论,“但属下见到了另外一个人,据说是遖宿国的长史。但属下认为,此人与遖宿王的关系匪浅。毓埥对长史应该是很和蔼的,”庚辰见慕容离听得认真,略思索便继续说道:“或许说是尊敬更加贴切些。他在问我话的时候,有几次,不自觉的瞥过长史,长史应当是以眼神给过他某种意见。但那种感觉属下说不上来。”


“有点意思……”慕容离不紧不慢的把信叠起来,又看眼庚辰,“毓埥也要弄个立国大典,看来他心动了,他想让我去真遖宿走一趟。你觉得我该不该去?”


“属下想,遖宿王应该是真心想见您一面。”庚辰只说了自己对于毓埥的看法,而没有给慕容离任何确定的答复。


“真心?”慕容离忍不住嗤笑一声,“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真心……”两人正说着,就听到脚步声自外间传来,庚辰身形一晃,立即没了踪迹。


“什么人?”转眼执明便进了来,他对着庚辰消失的方向喝道,只是那身影太快,他有些拿不准自己是真的看到了人影,还是被幔帐晃花了眼。迟疑片刻,他转着看看倚坐在窗边的慕容离,摇了摇头,料想应是自己看错了。


“阿离你坐着就好。”见慕容离欲起身相迎,他赶忙摆手道。自内侍手里接过一个盒子,走过去也坐下,打开来,取出一枚硕大的赤红血玉,拿给慕容离看。


“这是什么东西。”慕容离只是看着,并不接手。


“这是莫澜送给本王的血玉,虽然我天权国有条上佳的玉脉,但如此通透润泽的,也是相当少见。”执明拿起那血玉,对着窗外的亮光歪头看着,“本王觉得,还是适合阿离,专程拿过来。怎么,阿离瞧不上吗?”


“我眼拙,辨不出好坏,”慕容离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浅笑,“既然王上说是好东西,那想来就是好东西了。”


“可不是嘛,若不了,本王又怎么能给阿离把玩。阿离是喜欢做块玉佩,还是做一方印章?”执明肯定的点头询问道,跟着又上下打量一番慕容离,将血玉拿到他头边比划,“给阿离做支发笄?还是头冠?正好衬上阿离的红衣。”


慕容离只是摇头,“如此一块原石,做枚发笄太浪费了些。”


“这算什么,阿离要是喜欢,哪怕是把这块玉磨成一枚戒指也是值得的。”执明的语气听来毫不在乎,仿佛他手里的只是块寻常的石头。


慕容离从执明手中接过血玉,垂眸看了半晌,才道:“王上让我先想想,回头想好了,再跟王上说。”


“好啊,回头本王亲手替阿离做。”见他收下了血玉,执明立即就欢喜起来。


大约是被他的一脸喜气色感染,慕容离微微笑着,问他道:“王上,你可知天权国以南,有个叫遖宿的国家?”


“遖宿?那里有国家吗?本王没有听说过啊。”执明对这个国家没有半分兴趣,也不多问。


慕容离却道:“王上想不想跟遖宿王结交?”“结交,结交来做什么?那里有什么新奇玩意儿吗?”执明眨了眨眼,问得十分认真。


慕容离见他那模样,不知怎的就轻笑出声,“我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可是我想去看看呢?”


执明听了他的话,立刻就皱起了眉头,“阿离是觉得本王的王宫不好玩么?那本王给阿离再建一座行宫。”


“劳民伤财,回头太傅又要数落王上了。”慕容离出声阻止他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


“太傅要数落本王,哪需要找理由啊,在他心里本王就是混吃等死。”执明撇了撇嘴,学着太傅的模样语气道:“王上国事为重,王上国事为重……”说着便哈哈大声起来,慕容离也忍不住侧过头去,笑得有些无奈。




[出使遖宿]


慕容离歪坐在廊椅上,往水里撒了一撮饵食,引得锦鲤争食,激起些许水花。执明在他身后一个劲的来回踱步,走几步、停下来看眼慕容离、重重的叹口气,如此重复了好几遍。哪知慕容离却一言不发,神色悠闲的继续喂鱼。执明恼火的停了在他身后,见他还是不搭理自己,气得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瓷碟,连同饵食一同扔到了水中。


慕容离看着沉入水中的瓷碟,轻声道:“王上,我很喜欢那只碟子。”


“本王这就下去给你捞!”执明一跺脚,双手撑了在栏杆便要往水里跳。


慕容离终于坐直了身子,拉住执明的胳膊,只说:“为只碟子不值当。”


看到执明的动静,候在水榭外的侍从一涌而入,看着这些人,执明更是生气,挥着手连声喝斥他们都滚出去。


慕容离撩开扫过自己头顶的执明的袖摆,问道:“王上,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说来听听。”


执明一听他这话,更是气得咬牙切齿、面容纠结,在他身后照着他的脖子作势欲掐。慕容离却是重新倚回椅背上,并不看执明。


执明无奈的又是一声叹息,焉焉的坐到慕容离身边、垂头丧气道:“前几日,本王以为阿离说想去遖宿是在跟本王开玩笑。”


慕容离拿手支了下巴、看着水面已经散开的鱼群,淡淡的回道:“我向来不喜欢开玩笑。”


执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在他肩头一戳,小声道:“阿离、阿离!”


慕容离只是“嗯”了一声算是作答。


执明忍不住提高了声量,“阿离你看看本王!”慕容离停顿几息,方才转身回头看执明,“王上让我看什么。”


执明指了自己的脸,恼道:“本王不高兴。”


“我知道啊。”慕容离点了点头,自打执明进了这水榭,就是一脸的不高兴。


“本王不许你去遖宿!”执明怒道,猛拍了好几下栏杆。


“王上您不要任性,此时,我国的信使都已经回去复命了。”慕容离伸手握了执明还要继续拍打栏杆的手,正色道:“你现在不许我去,岂不是要失信于一国?”


“我管他是一国还是一人,为了你,我负天下人又如何。”执明说得认真,此时若真是有人捧了天下给他,只怕也会被他一脚踹开。


“王上,怎么能自称我呢。”慕容离皱了皱眉,看着执明气急败坏的样子摇头。


“我我我我我!”执明气得狠了,对着慕容离却又不能发作,只得赌气的连声称道。


慕容离被这一连串的“我”逗得笑出声来,便问道:“那王上为何不许我去遖宿。”


“我……本王……那个……那个,”执明好一番纠结,才憋出一个理由来,“万一遖宿也有个莫澜,把你骗去哪里了呢?”


“莫郡候可是王上的宝贝,哪能随便就碰上一个。”慕容离歪头看着执明,就像是看在个孩子。


执明却是一脸的嫌弃,“他有什么好宝贝的。”


“就为此事,所以本王不想让我去遖宿?”


执明沉默了一会儿,才目光恳切的望向慕容离,放低了声音,“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吗?”


“那遖宿王能让我去做兰台令吗?能把他王宫里最好的楼阁给我住吗?”慕容离抬手指指自己用以绾发的血玉发笄,“舍得拿那么大一块血玉,亲手给我做支发笄吗?”


“那,那万一他做得到呢?”执明嘟囔道,垂下了眸子,声音里却是掩饰不了的失落,“或者万一有什么珍惜华贵之物迷了你的眼睛。又或者万一……”慕容离转过头,片刻后才指着水榭外已经盛开的琼花,道:“可是,遖宿国,听说没有羽琼花。”


执明闻言先是愣怔,想了半天,问他:“阿离是为了琼花才留在这里?”


慕容离看执明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他温声道:“因为王上待我很好,所以我才留下。回头我要是在遖宿看到什么有趣、好玩的东西,给王上带回来。”


“你还是要去啊……”执明很是泄气。慕容离慢慢的弯成唇角,扬起了一抹笑容,静静看着执明,静默不言。执明只觉那水榭外如云似锦的羽琼花,一瞬间都黯然失色,半晌,赌气转过头去不看慕容离,恨恨道:“哎!我也真没办法了,难得你能给本王一个笑脸。去吧去吧!快去吧,免得本王过会后悔,就真不准你去了!”






傍晚的时候,莫澜跽坐在几案边,微微的前倾着身子,正在绢帛上绘制羽琼花。


小厮领着侍候执明的内侍进了书房,也不敢出声扰到他作画,只示意那内侍且候着,自己便退了出去。内侍等了半晌,瞅着莫澜顿笔的一个空隙,轻咳了一声,“郡候大人?”


莫澜闻声抬头,疑道:“你怎么来了?是王上要召见我吗?”


“不是不是,”内侍跟莫澜熟得很,知他不拘那些虚礼,上前两步道:“王上就是让小的来给郡候传个口信。”


莫澜放下了手中的笔,揉着手腕道:“那你说吧。”


“王上让您陪兰台令大人出使遖宿。”内侍就只得这么一句话。


“什么?出使遖宿?陪兰台令?”莫澜先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自觉的问了一遍。


内侍赶紧点头,解释道:“王上不放心兰台令大人自己去遖宿,就让郡候你跟着一起去。”


“哦,是这样啊,知道了,”莫澜想了想,就明白大约是执明拗不过慕容离的意思,又道:“晚些时候我进宫去看慕容。”


内侍踌躇了几息,换了小心翼翼的态度,低声回禀,“王上还有句话,小的说了,郡候可千万不要怪罪小的啊。”


莫澜皱眉,直觉不会不是什么好话,但却不能不听,“你说便是,既是王上的话,谁敢说不?”


“哎!”见莫澜如此表态,内侍不由得站直了身子,清清嗓子,“王上谕令……”


莫澜见内侍这阵式,也不自觉的肃然跪倒在地。


内侍仿佛执明的语气,拿捏着腔调,“去告诉莫澜,凡是阿离喜欢的都要带回来,阿离若是在遖宿出了什么事,本王就弄死他。”


莫澜愣了一下,没好气的爬起来,对着内侍虚点两下,“你去跟王上说,两句话,我都记住了。”


内侍这才赔笑着退了下去。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了凡四训》

我心中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

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 /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 /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 /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